不要音乐

2017-11-28 14:23:39

QQ截图20171128144057.jpg

 

不要音乐成立于2016年3月,最早以校园音乐短视频起家。截止目前,不要音乐的短视频内容累计播放量超过25亿次,微博平台月均播放量达到1.3亿次,并签约了500多名校园音乐和十余名校园唱作人。在8月的亚洲新歌榜2017年度盛典上,不要音乐还获得了“2017年度创意营销音乐机构”的奖项。

长期以来不要音乐的发力方向一直是内容,2017年全年不要音乐用于宣发的费用不足90万。借由内容的黏性,不要音乐在微博秒拍原创排行榜上也一直稳定在前三十名。但今年9月,周洛发现在目前内容创业进入下半场的竞争格局下,获得更快的发展速度以及更多的曝光率远比省钱重要,不然则会有掉队的风险。

 

《音乐老司机》

 “所谓的好内容会自动传播并不绝对,在当前的环境下,内容公司不做推广会面临很高的挑战。”周洛表示。在宣发上发力的同时,不要音乐也推出了直播和长视频形态的《音乐老司机》等新的内容形态。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不要音乐今年在广告方面实现了近千万的营收,这一数字远高于去年,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在于与火星文化的合作。

但广告变现只是第一步,基于不要音乐整个发展模式来考虑,更重要的变现手段其实是人。这一点在今年也有了长足进步,目前不要音乐已经在向以YY为代表的直播平台、灿星旗下的音乐综艺以及部分网综收费输送旗下的音乐红人资源。

用周洛的话来说,不要音乐校园娱乐内容供应商的模式已经基本成型。在现有基础上,巩固这一模式进行以及加快变现将是明年的重点。

 

内容创业的门槛变得越来越高

不要音乐创始人、CEO周洛

由于正值短视频的风口,不要音乐在融资开始的一个月内就陆续收到了数家VC的TS,但周洛依然认为“发现整个短视频行业的投资氛围并没有想象中热烈”。其中一个原因在于,很多投资人都只投最早期的短视频项目。“去年年底的时候很多投资人找到我,当时不要音乐的估值还在大几千万的水平,随着估值的升高,机构的投资也会越发谨慎。”

在周洛看来,除了价格水涨船高,短视频在变现前景上的天花板也是投资机构所担心的。在变现成为短视频创业者的一个衡量标准后,整个行业很多小的内容创业者也越面临着更高的考验。目前来说,越是头部、内容生产工业化程度越高的创作者在变现上越占优势或者像不要音乐找火星文化一样需要找专业机构合作。

“现在内容行业已经是开拖拉机的时代了,拿把锄头就种地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相比去年,不要音乐今年在营收上有了很大进步。周洛告诉《三声》(ID:tosansheng),今年不要音乐的营收近千万,这个数字在去年是六十万。周洛谈到,今年明显的变化是广告客户对于定制广告的需求更高,这对不要音乐也是一个考验。“我们非常重视商业变现也重视客户需求,因此要努力在用户和客户之间寻求平衡。”

今年不要音乐的广告客户包括味全C、肯德基、新东方,包括还帮《绣春刀2》、《战狼2》、《极致追击》等电影做了主题曲宣发。其中多广告客户都是通过火星文化合作获得的。在电影主题曲上,不要音乐是与太合音乐合作完成的。今年4月,太合音乐集团以数千万元入股不要音乐,成为后者的股东和战略合作伙伴。

周洛对不要音乐明年营收的预计是8000万。除了继续拓展流量广告业务,不要音乐明年会策划更多事件营销广告。今年11月,不要音乐就会启动一个音乐旅行项目,由上海出发一路途径中国九个省份最后到云南腾冲风马音乐节。类似于公路音乐这些音乐红人会一路直播,到了风马音乐节每天还会有半小时专场演出。

明年不要音乐会不断策划更多线下事件,然后通过事件的线上传播实现更多元的营收。

校园娱乐内容供应商模式基本成型

目前,不要音乐签约了500多位校园音乐红人和10多位校园音乐唱作人。不要音乐与YY签署了协议,旗下部分音乐人每月在YY平台生产短视频内容,只要达到一定数量并且保证首发,就会获得YY平台相应的费用。据了解这份为期一年的协议价值在千万以上,这也会是不要音乐明年营收来源之一。

此外,以吴芊仪、陈嘉杰、夏启明、陈粤彬为代表的多达24位不要音乐旗下的校园音乐红人出现在了《中国新歌声》、《快乐之子》、《明日之子》以及《中国有嘻哈》等音乐节目中。“无论是网综还是传统音乐节目都在跟我们要人,不要音乐是内容源,他们是采购商,不要音乐成为中国最大校园娱乐内容供应商的愿景已经越来越成型了。”

 通过输出校园红人,不要音乐也实现了变现路径的第二步。在周洛的规划里,不要音乐变现的第一步是流量变现,第二则是对签约校园红人的整合规划,第三则是对红人当中的尖子打造成明星。不要音乐也会对签约红人做划分, 500多位校园红人签的都不是全约,因为这些人缺乏创作能力,只有十余名唱作人是签的全约。

 《那年晴天》全网突破5000万播放量 

这种做法和唱片公司不敢大量签人的考虑是一致的,“我们不签‘歌手’全约是因为我们没办法为‘歌手’提供足够的工作,买歌做歌就非常吃力。但唱作人签约了我们是马上有活给他做的。你要会创作,不要音乐可以投钱给你做音乐,然后提供整个优秀的音乐团队为你编曲和发行他的数字专辑,这非常顺畅。”

周洛表示,“如果我们的网络艺人能够靠音乐有持续收入,这些学生毕业之后也能依靠音乐来生存,那不要音乐的整个模式就已经有很坚实的支撑了。因此不做好校园红人变现,不要音乐就坚决不做音乐人变现。”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广州 深圳前海墨白资产管理 粤ICP备0500668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