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阎焱:一针见血的强势与善良

2016-06-21 14:47:36

老干部阎焱:一针见血的强势与善良

摘要:知名财经主持人艾诚曾经问阎焱,「你这种投资观念不一定所有人都同意。怎么办?」「我觉得这个观点肯定有很多人不同意,但是没关系,他一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阎焱看起来极端自信,却也最为真实。

20160621080361456145.jpg

       姓名:阎焱

  年龄:59岁

  职位:赛富投资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

  代表案例:盛大网络、58同城、完美时空、中粮我买网

 

          这是一位标签鲜明的投资大佬:有充分的表达欲和攻击性、强势、尖锐、理性、冷静、甚至一针见血。但显然,这一面不足以概括他的风投22年。

  《开讲啦》第161期。

  这次出场他穿了件灰白格子衬衫、戴着圆边眼镜,与节目片头出现的「照片阎焱」形成了某种微妙的反差,那张照片许是2012年之前的,黑色上衣、方框眼镜,深邃、冷峻。而台上的这位俨然退休老干部活动室里才会出现的人物,温和、循循善诱。

  只有在主持人撒贝宁说,“您这种(90后创业没有优势的)说法恐怕又要得罪90后们”,他分秒不耽地接住,“Who cares?”时,你才猛然,“嘿,这不还是那个阎焱嘛!”

  对,这才是阎焱留给大众的一贯印象。从常年黑色元素占大部的上衣转到灰白衬衫,从有棱有角的方框换到不露锋芒的圆边,他依旧身披一代VC教父的霸气。即便是玩笑中也能迅速切换至严肃模式,即便是亲切的交流也不经意地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

  或者,他是不是更像一位老干部。早年业务精湛,深谙各路招数,及至资历渐深、阅历日广,愈见不惯行业乱象,唯义正言辞地谴责才感酣畅淋漓、责任已尽,至于年轻人或是大众非要与其逆道,他也是觉得落得清净,听之任之。

  清醒洞察

  知名财经主持人艾诚曾经问阎焱,「你这种投资观念不一定所有人都同意。怎么办?」「我觉得这个观点肯定有很多人不同意,但是没关系,他一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这样的阎焱看起来极端自信,却也最为真实。

  有两种人最容易惹争议,一种是百无所知胡言乱语平添笑料;另一种是,能洞见众人所未见或不愿见,而他们又毫无保留地将真相赤裸裸地呈现。阎焱显然是第二种,他聪明,见过的太多,又直率,把残酷的事实剖开了给大家看。「钱多人傻,现在管钱的80%都是傻子。」他是实力派专业派,见不得鱼龙混杂。

  「全民创业是一种悲哀」是他去年另一引来最多争议的语录之一。这种论调多多少少来自于四十年前的阴影。1975年2月,阎焱作为知青参与了上山下乡,他人生的“第一桶金”就是在生产队获得的,一年下来只有2毛7分钱。“经历过那个年代之后,我现在最怕各种运动式的投资热潮,乌泱乌泱的,真的怕了。”

  阎焱的「悲哀论」后面还有被标题过分吸引也未获太多关注的解读,「创业一定是一个社会中间少数人的事,而且它应该只适合于少数人。如果全民创业一定是社会在它的功能上有所欠缺。在中国目前这个机制下,政治体制下,相对来讲创业的人多一点倒是个好事。因为如果说年轻人都去考公务员、去当警察、去国企工作,那可能是更坏的。所以在这些坏的中间比较,创业可能稍微好点。」当然,「创业只适合少数人」也是他的经典语录之一,而知青也只是阎焱众多身份之一。

  演讲台上的阎焱一个习惯动作是,十指在胸前交叉支撑,说到需强调处,双手分开,齐齐向下一顿,两手的角度和距离好似抓着一只排球。事实上,16岁时因为出色的身体条件,他被市体工大队看中选进排球队,成了一名专业排球运动员,虽然他的习惯动作与这段经历大概没什么必然关联。

  排球运动员、飞机设计工程师、社会学学者、世界银行研究员、研究外交政策的博士、投资人……他尝试的多,体验的多,感受的也多,日渐练成杀伐决断的冷静,甚至有人说他是「够冷酷」。“所谓冷酷,就是同时要保持非常冷静和高度理性,不能为某些表面的东西所诱惑。”阎焱的一位朋友曾这样描述道。

  这种冷静与理性在两点上被贯彻得最为彻底:第一,他不信情怀,第二,他不信风口。

  “作为职业投资人,很重要的一点是在投资决策中屏蔽感情”;“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人可以做朋友,一种人可以做合作伙伴,仅有极少的人才能兼而有之”;“投资必须绝对理性,按照程序一步步推演”;“这是一个典型的结果导向性行业,赚钱是王道”。他刻意让生意与生活泾渭分明,感情永远被锁在谈判间的门外,上不得沙场。

  这种清醒的认识当然也被阎焱用于他所创立的赛富投资基金上。赛富主要投资中后期,它现今投资的200多家企业中,绝大多数在投资时就已经盈利,一个逻辑是企业发展到这一阶段,那些不能实现盈利的企业已经被淘汰掉;赛富的自律性极强,不堵风口,当年SNS、团购火得一塌糊涂,但赛富只个未投,在电商大潮中,它们也仅仅拎出了两家:一家有自主品牌,一家属B2C里毛利最多的品类。“世界很大,赚钱的机会有的是,不要担心错过什么。”李嘉诚曾经这样对阎焱说。

  他本无意逆潮流而动,却有着对行业清醒、冷峻的认识,他挽不住许多被潮流裹挟而去的人们,而成所谓的特立独行者,他专业,也为此孤独。

 力挽狂澜

  除了语出惊人为他招惹是非,阎焱的另一个争议点是他的强势,甚至霸道,惊涛骇浪压来不容人缓半分。有人说,「阎焱谈判时很强势,只有阎焱搞定别人,没有别人搞定他的时候。」

  但也正是强势成就了阎焱。投资人撤资账面资金严重不足、陷入与韩国游戏公司的私服纠纷,是陈天桥和盛大的2003年。那个时间节点上,《传奇》未火,外人看不懂它的模式,况且当时互联网泡沫被刺破的阴霾依旧挥之不去,人人避而远之。但阎焱看出了些许门道,他坚决看好盛大的模式和团队,甚至向董事会表示,愿意用自己的钱一起投资,以证明巨大的投资价值。阎焱力排众议,2003年3月,软银亚洲为盛大投入了4000万美元。“这是互联网领域当时单笔最大的投资(2004年前),同时也是持股比例最少的投资——4000万美元仅持股21.5%。”陈天桥后来回忆说。

  对于这笔投资,软银亚洲当时对外表示其预期是“7年10倍”的回报率。2004年5月,盛大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募资1.52亿美元。8个月后,在时任软银赛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阎焱的主持下,软银亚洲成功在股价高位退出,退出资金达5.6亿美元,这在当时是风险投资历史上在中国最为成功的投资之一,从投资到退出仅花了20个月,风投以16倍的回报退出,这一战绩已成为了中国MBA的经典案例。“互联网财阀”软银亚洲借此声名大振,阎焱也因此奠定江湖地位。

  而盛大对于阎焱的另一个意义是,投资盛大的成功是其离开软银亚洲,创立软银赛富的导火索。行业惯例,GP与LP二八分成,投资盛大时阎焱和他的团队只是为GP软银亚洲打工的,这一单成了,他们的回报却并不如所期。2004年,阎焱开始担任软银赛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首席合伙人(软银第一期基金名为软银亚洲,孙正义为控股者;第二期更名为软银赛富,软银是LP,非GP)。2005年7月12日,软银赛富正式独立,2009年,更名为赛富亚洲基金。

  但或许因强势,阎焱也错过了几次大赚的机会。《东方企业家》曾报道说,2004年软银赛富基金拟联合IDG资本出资1000万美元投资光线传媒,占其16%左右的股份,投资意向书也很快签订。此后,王长田向软银赛富提出加价要求,后者接受。但不久,王长田还是觉得自己卖便宜了,遂再次向阎焱提出加价要求。“价格已经重新谈过一次了!”阎焱回说,与光线的合作也就此搁浅。2005年10月,软银转而投资了另一家民营电视公司。

  也因强势,许多人将他摆在了创业者、企业家的对立面。阎焱与吴长江的雷士风波成为2012年最受关注的恩怨情仇,从5月到12月,几乎每周都有最新进展或是分析评论出炉,刘强东、陈年甚至也都加入了混战,争论延续至2013年。吴长江的版本是,资本得寸进尺驱逐创始人,门口野蛮人的故事;阎焱的版本是,私拿公款赌博不顾商业底线,企业家违背商业原则的故事。及至最后,仍无定论,时隔许久,阎焱提起投资吴长江不免后悔,遗憾识人有差,吴长江提起阎焱更是咬牙切齿,内心生恨。但显然,因阎焱惯常的强势,他受到的非议和指责要多的很。

  阎焱也曾解释过他的强势,强势才能争取更多的话语权,更多的利益。从1994年底加盟AIG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起,阎焱开启了他的风投22年,见过中国创投业的启蒙、熬过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的寒冬、亲历上市窗口期与黄金时代,在一轮又一轮新的洗牌中带队前行,如果不强势如此,恐怕没有被经济学家金岩石称之为“中国投资行业中最牛之人”、登顶福布斯“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榜”的阎焱,没有后来的给投资人带来97%年回报率的传奇基金,没有完美时空、中海油、神州数码、中粮我买网、58同城那些经典案例。

  家国情怀

  阎焱身上另一种明显的特征是粪土江山的家国情怀。

  投资界另一位大佬王功权曾如此评价阎焱,“在中国投资界,阎焱是我最敬佩的重量级投资家之一。我敬佩他不仅仅是因为他高超的专业能力,骄人的成功业绩,更主要的是因为他有谦虚的为人态度,深刻的思想水平和社会责任感以及商界江湖上的领袖心怀。”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他始终都有。

  1981年,从南航飞机系飞机设计专业毕业的阎焱被分配到江淮航空仪表厂担任工程师。“当时我是一个踌躇满志的青年,特别想改造社会,因为我插过队,知道底层人民生活的艰辛,所以特别希望能为社会做点事,能改变这社会。”阎焱回忆说。后来,他报考了北大社会学。在《开讲啦》中,阎焱笑说,当时报考社会学是了解到,社会学就是研究社会、管理社会的,那么管理社会的什么人?国家总理。此外这个专业只招4个人,那不就是国家总理候选人?总之,1984年,阎焱以第一名的分数考上了北大社会学系。后来阎焱说,“北大对我来讲,是我真正的开始在理性上启蒙和觉醒的阶段。”

  关注人性、关注生命、关注普罗大众,也敢于对世情发表读到观点,阎焱的微博也是充溢着这种关怀,虽然他也曾表示,“我的微博一半搞笑,一半发泄,千万别当真!”

  他的这种家国情怀也蔓延至对创业者、企业家的要求上。早年间,阎焱在软银亚洲期间,曾参与了阿里巴巴的投资,他说,马云身上这种超越是表现得最为淋漓尽致的。一天,正在香港的阎焱接到孙正义的电话,“明天,你一定要飞一趟杭州。”“怎么回事?”“你要去帮助一下马云,他没钱了。”同时,孙正义找了一些日本人,包了个飞机飞到杭州。阎焱回忆说,“马云这小子贼,他跑到西湖上租了一条船,把这一帮人全赶到游船上,因为在游船上你哪儿都跑不了,你不听也得听我们讲。”于是,阎焱与马云,一个讲中国投资,一个讲互联网。“那时的阿里是一个很小的公司,发不起工资,但马云在做演讲的时候——慷慨激昂。一个最好的销售就是相信自己销售的东西,马云就是这样,他是真的相信自己在做伟大的事情,相信自己能够改变人类。”阎焱说,所有成功企业家的共同点是:他们有一种超越的力量,超越自身福祉。

  而他的被大肆渲染的“90后创业是扯淡”的观点,多少也带有对社会、对其它家庭关怀的色彩。“创业的黄金年龄是30-38岁,有过创业失败经历的创业者更容易获得成功。除了手游行业外,我看不到90后创业有成功的可能。” ”创业第一件事情就是一定会把你爹妈几十年攒下来的钱毁了,很少人能还回来,大部分人都毁了,所以创业是好事,但每个人做之前一定要考虑一下。 ”

  算来,从1994年底开始,今年是阎焱在风投界的第22年。1个月前,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宣布退休了,将以导师的身份服务创投行业,这也是他从事风投的第22年。或许未来的几年、十年,会有一批投资界大佬从他们坚守二十多年的舞台上退出来。即便若阎焱所说,他热爱风投行业,“每一天太阳升起的时候,都是新的一天”,也总有一天会成为年轻人的幕后导师。

  而他,有那么多的传说与故事可以给后辈娓娓道来。

       

 

     文章转至投资界,谭宵寒

版权所有 © 2015 中国·广州 深圳前海墨白资产管理 粤ICP备05006681号-1